<th id="ai7a4"><pre id="ai7a4"></pre></th>
<rp id="ai7a4"></rp>

<legend id="ai7a4"></legend>
<button id="ai7a4"></button>
<form id="ai7a4"></form>

    SEO三人行

    seo網站_seo自學網 > 新聞信息 > 正文

    北京2.1萬畝甘薯豐收:是烤還是蒸,專家有說法

    網絡整理:11-10 點擊提交給百度收錄

    冬天來了,這是個屬于甘薯的季節。霜降前,北京延慶沈家營鎮西王化營村的甘薯就已全部售完。今年雨水大,收獲日期還比往年都晚了十來天。村民們只等著儲藏,銷售,村官們和村里的網上店鋪不愁銷量,畢竟很多城市的冬天,總少不了烤甘薯的甜味。事實上,市面上的甘薯種類繁多。北京農業技術推廣站的專家告訴新京報記者,甘薯的各個品種各有長處,例如“普薯32”屬于蒸烤兼用的全能型“選手”,“煙薯25”則以出眾的甜味俘獲大批消費者。可無論什么品種,甘薯總是以抗旱、豐產、耐貧瘠的“品格”給予了人們太多回饋。作為一個舶來品,甘薯早在明萬歷年間已引入中國,四百年后中國成為世界上第一大甘薯生產國。

    (原文來自www.9y9y.com)

    北京2.1萬畝甘薯豐收:是烤還是蒸,專家有說法 (原文來自www.9y9y.com)

    零售市場上,甘薯有不同的別稱。新京報記者田杰雄攝 (本文來自www.9y9y.com)

    雨水多甘薯收獲晚了十來天

    今年,延慶區西王化營村甘薯的收獲期在10月中旬,“比往年推遲了10天,要是再晚,地溫太低,甘薯就要受凍了。”王軍是村里的黨支部書記,他告訴新京報記者,以往村里的甘薯須得在國慶假期里收完,那是村民們最忙的時候,“一邊得照應著來采摘的游客,一邊得顧著豐收。”

    王軍說,今年村里的甘薯收成不錯,夏秋時節的多雨天氣對于很多露地農作物來說或許算不上是好事,可對于甘薯來說,這多出的雨水還助力了甘薯的產量,“雨水大,甘薯就長得更好,今年的甘薯還增產了。”王軍說,收上來的甘薯水分大,想讓甘薯香甜,還得晾曬幾天。

    早年間,西王化營村有著“京郊有機甘薯第一村”的美名,曾經村里的甘薯享譽十里八鄉。那時候村里的青年勞動力多,種植的規模也大,五六百畝地,種的都是甘薯。

    今年是村里復種甘薯的第三年,面積約有50畝,地里的品種卻有22個,“除了主打三個品種外,我們準備了10畝地,當這20多個品種的‘試驗田’。”王軍說,在農業部門和推廣站的幫助下,村民還和專家一起評選出了味道最好的新品種,準備明年大批量種植。

    好養活抗旱耐貧瘠適應性強

    事實上,今年甘薯在北京的種植面積有2.1萬畝,目前多集中在密云等北京遠郊的山區或是半山區。在北京市農業技術推廣站正高級農藝師李仁崑看來,甘薯的種植“不挑地”,它耐旱,是節水型作物;它對貧瘠的適應性較強,對土壤有機質含量的要求不高;它易高產,在環境較差的土壤里仍舊能讓種植者獲得豐收。

    正常情況下,推廣站的專家們更提倡將北京地區甘薯的收獲期控制在9月下旬,“土壤溫度一般不宜低于10℃,否則它在田間會受冷害,也就不再利于后續儲藏和后期銷售。如果是在平原地區,溫度稍稍偏高些,10月初收獲且甘薯不用于儲藏,那么這個時間也是合適的。”

    李仁崑表示,對于甘薯來說,早收獲也就避免了冷害,如果擁有過關的儲藏技術,儲藏至第二年開春再擇機銷售,那么甘薯的附加值也會隨著市場價格而得到提升。他還提到,如果保存得當,技術過關保住甘薯水分,甘薯的風味物質不會流失,也更利于甘薯中的淀粉轉化為糖,口感更好。

    如果收獲時間偏晚呢?李仁崑說,這時候甘薯的產量就會隨著收獲期的推后而增高,“尤其在后期,九月末到十月初,北京的晝夜溫差變大,其實更利于干物質的積累。收獲早晚對于農戶來說,各有利弊,可以看需求來調整收獲時間。”

    但在北京,今年的氣候條件較為特殊,“自六月到九月底,北京的雨水較往年偏多了60%,秋天的冷空氣也比較頻繁,導致九月下旬雨水大,氣溫低。”李仁崑說,這就造成了農機無法下地收獲,另一方面一兩場寒流讓田間溫度降低,致使今年的收獲期普遍錯后。他表示,甘薯遇冷害會影響其細胞壁的彈性,使得甘薯內部組織受損,并不利于儲藏,“對于中長期的儲藏來說,危險性較大,比較容易出現爛窖的情況,需要種植戶注意觀察,早做準備。”

    分品種烘烤和蒸煮各有擅長

    在北京,擁有2.1萬畝種植面積的甘薯僅能滿足北京不到8%的自給率。提及人們在終端零售市場常見的“蜜薯”、“紅薯”等甘薯的別稱,李仁崑談到,這些名稱并非指代哪一種特定品種,“只是商家為了銷售,或者是為了保護真實品種而為商品所起的小名,實際上并不是正規名字。”對于專家和相關從業者來說,用于區別甘薯的,只有在種子管理部門登記的品種名。

    北京2.1萬畝甘薯豐收:是烤還是蒸,專家有說法

    普薯32號顏色艷麗,又被稱作“西瓜紅”。李仁崑供圖

    李仁崑告訴記者,要說市場占有率,在眾多甘薯品種中,普寧市農科所在2012年選育的“普薯32”和同年煙臺市農科院選育的“煙薯25”是北京非常主流、且占有率最大的兩個品種。除此以外,早熟品種“心香”、抗病品種“濟薯26”、早熟豐產型品種“龍薯9”以及本地選育的“黃玫瑰”、“黃香蕉”等甘薯品種也同樣豐富著市民的餐桌。

    北京2.1萬畝甘薯豐收:是烤還是蒸,專家有說法

    浙江省農業科學院選育的早熟甘薯“心香”也是市場上較具代表性的品種。李仁崑供圖

    為什么“普薯32”和“煙薯25”能在眾多品種中奪魁?“普薯32”因為艷麗的薯皮和薯瓤顏色,又被稱為“西瓜紅”,市面上被菜商們稱作“廣東蜜薯”的就是它了,李仁崑說,“普薯32”蒸烤兼用,是個“全能型選手”;“煙薯25”身為烘烤型甘薯圈里的“扛把子”,年年鎖定商家攤位“C位”,靠的就是它的甜蜜,“它的糖分含量,是以出眾的甜味俘獲了大批消費者。”李仁崑說。

    北京2.1萬畝甘薯豐收:是烤還是蒸,專家有說法

    煙薯25是烘烤型甘薯圈兒里的“扛把子”。李仁崑供圖

    “根據生產中的不同用途,甘薯我們一般分為三大類,即鮮食型甘薯、淀粉型甘薯、加工型甘薯。”李仁崑說,而一個品種歸為哪類、更適合哪種烹飪方法,是由其品種特性來決定的,“也就是我們常說的,食物中的營養成分。”適合蒸煮的品種,淀粉含量高,口感干面,適合烘烤的品種含糖量和水分高,入口舒服,口感更甜,吃起來也更有愉悅感。

    舶來品但能吃出情懷和回憶

    實際上,甘薯是我國最主要的糧食作物之一,在全國總產量上,僅次于水稻、小麥以及玉米,位居第四位,而甘薯畝產在6000斤左右,是小麥和大米畝產量的數倍。而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統計,中國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甘薯生產國,世界上每年超一半的甘薯產自中國。

    不過,甘薯之于中國,其實并非本土作物,而是外來的“舶來品”。李仁崑告訴新京報記者,甘薯也被很多人稱作“番薯”,如同人們常說的“番茄”一樣,一個“番”字,足以表明它的“老外”身份。

    約在16世紀的明朝萬歷年間,福建商人陳振龍到呂宋(今為菲律賓)經商,彼時被西班牙航海艦隊從美洲帶到呂宋的甘薯耐旱、高產,已經在當地扎根豐收,陳振龍便由此將甘薯的藤苗以及種植方法帶回了福建試種,全家六代人都在為甘薯的推廣、種植助力,這是甘薯傳入中國的開始。

    四百多年前的陳振龍會不會想到,當初漂洋過海帶回來的小小藤苗,極大地提升我國單位面積糧食的產量,在若干年后成為國人必不可少的糧食。在古代,糧食欠豐的年代里,古籍稱“鄉民活于薯者十之七八”;康乾盛世時期,中國人口暴漲至3億人,豐產的甘薯是人口激增的“后盾”;李仁崑也記起在計劃經濟時代,1斤細糧票能換5斤甘薯,粗糧給予人們的飽腹感,讓那些大米白面短缺的日子也似乎不那么難熬。

    李仁崑說,直到現在,許多年輕人已經不再將甘薯看作一種糧食,甘薯的身份多了更多的消費概念,通過不同的加工手段和方式,豐富著人們的餐桌。在日本,已經被算作“蔬菜類”的甘薯所制的蛋糕和小食品售價昂貴;采取傳統或現代工藝釀出的甘薯酒,也為人們的舌尖奉獻出一抹特有的香醇辛辣。

    北京2.1萬畝甘薯豐收:是烤還是蒸,專家有說法

    本地自育的“黃玫瑰”是食用型甘薯新品種,胡蘿卜素含量較高。李仁崑供圖

    甘薯容易種植,這種抗旱、耐貧瘠的作物,對土地的“索取”很少,但它產量高,給予種植者的回饋很多。它曾似是為拯救饑腸轆轆的人類而生,也在當下的每一個冬日夜幕里,慰藉著晚歸的平凡人。

    新京報記者田杰雄

    Tags:[db:TAG標簽](96933)

    轉載請標注:SEO三人行——北京2.1萬畝甘薯豐收:是烤還是蒸,專家有說法

    • 上一篇:沒有了
    • 下一篇:沒有了
    搜索
    網站分類
    標簽列表
    色欧美片视频在线观看